專輯簡介/《戲螞蟻》是一齣形式創新的舞臺劇,以歌仔戲、舞蹈、錄影藝術及音樂等創作媒體共同串連。音樂是其中重要的一環,也是全劇氣氛的蘊釀。導演及編劇陳玉慧與陳明章、林暐哲、李欣芸、簡遠信合作,企圖尋找一種既本土又十分現代的表演方式,找到了介於歌仔戲、舞臺劇及現代音樂的共同語言-一座可以往來傳統與現代自如的橋樑。(節錄自“陳玉慧之六隻眼睛的戲螞蟻”)

 

 

 

 

 

詞:簡遠信
曲調:都馬調、七字悲調轉快板七字調、雜唸仔調轉七字調、慢頭
女聲:潘麗麗   男聲:簡遠信
青松:飄紅啊!青松為妳心頭亂
   千里跋涉來尋嬋娟
   為妳飄紅我受盡苦難
   不理不睬這是為哪般
飄紅:霜怕炎日草怕霜
   你我無緣何必再相逢
   見君一面我無話可說
   青松啊∼將我忘懷你另娶女紅妝
青松:妳說此話欠妥當
   我們指腹為婚理應該配成雙
   何況我萬縷情絲為卿妳來放
   妳怎能翻面不認夫郎
飄紅:人生在世如流水
   有時結合有時分開
   飄紅只怕將君來連累
   今生注定無緣結相隨
青松:說什麼霜怕炎日人生如流水
   說什麼妳我今生永難相隨
   飄紅啊!青松如今心已碎
   妳怎學那無情的流水去不歸
飄紅:我愛他在心口難開
   滿腹痛苦無人知
   只恨奸賊勢力大
   害阮夫妻分東西
青松:妳為何不語淚雙流
   面帶憂怨雙眉愁
   數月不見朝夕將妳想
   妳不跟我轉不罷休
飄紅:為了保全伊全家命
   忍悲假裝變絕情
   陸青松,你爹娘不認我是兒媳
   我們兩人已無夫妻名
   我已改嫁婚姻定
   各自分飛奔前程
青松:爹娘雖然較不是
   顧念妳我是夫妻
   二老已經回心轉意
   要我帶妳回家再團圓
飄紅:帶我回家不用講
   我已飛上枝頭做鳳凰
   太師待我恩情重
   怎會回頭找你窮鬼陸青松
青松:我千勸萬勸勸不醒
   莫非妳忘卻舊時情
飄紅:若再胡言就要你命
   回頭才能保殘生
青松:句句言語太絕情
   青松悲痛心如冰
   不想偷生保殘命
   永遠對妳恨綿綿∼對妳恨綿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