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雨/潘麗麗

專輯評論 一

關於
台灣有個所在會下雪
的故事

潘麗麗是歌仔戲花旦
從小生活在台東縣成功鄉
到台北演歌仔戲
一演十幾年
有戲的日子不多
收入很少
她儘量節省開銷
才能在這遍地黃金的都市
生活下去

十七歲那年
她愛上了同村的男孩子
和潘麗麗家中一樣務農
家裡說
捨不得讓她下田吃苦
怎麼還會讓她嫁個種田的
在等待的過程中
潘麗麗到了台北上了電視
左右鄰居都說
女兒是電影明星了
更要嫁給董事長才對
在十三年又十個月的等待中
潘麗麗始終沒有愛上別人
這男孩後來遠走梨山種果樹
一年中聚少離多
潘麗麗就像春雨中

暗夜開放的春花
一直在繁華都市中
等待屬於她的春雨

六年前
在歌仔戲團姐妹的祝福下
潘麗麗終於嫁給了
這個生命中唯一的戀人
"我比較相信行動,我知道他對我很好"
"我愛她,因為她很善良"

這對田地中長大的夫婦
在梨山上種果樹
那裡冬天很冷會下雪
潘麗麗學會了採果,套袋
她說 在山上
只要有一點點錢
就可以過日子
但是上天不會理會
你的願望是不是很卑微
若是開花期落雨 
收成差
不賺反賠
潘麗麗說
我還可以演戲做秀
花旦若不能演了
我還可以演老旦 

潘麗麗說
只要一點點足夠的錢
就可以養大孩子
她就要永遠住在那個台灣會下雪的所在

【節錄何穎怡-----潘麗麗春雨】

專輯評論 二

潘麗麗,楊麗花歌仔戲團的團員,多年來亦常常出現在各齣鄉土劇中。第一次錄唱片,是陳明章邀請她在「下午的一齣戲」專輯中演唱「再會吧北投」,紀念一位年華老去卻努力在生活中維持尊嚴的酒女文惠。第二次則是在合輯「辦桌」中獻唱一曲「流浪的黑貓仔姐」,描寫一位由南部到台北討生活的女人。

後來在陳明章的製作下,潘麗麗推出了第一張個人專輯「春雨」,陳明章製作嚴謹,曲曲佳作,內容則都是從女性的角度出發,談女性的生活故事,有些是虛構的,有些是紀念某位真實人物,而更可貴的,有些歌曲就是在談潘麗麗自己,潘麗麗將自己的生活唱給大家聽。

潘麗麗生長於台東的農家,十七歲時愛上同村一個男孩,兩人相交十幾年後終於結婚。婚後男的在梨山高山上種水果,潘麗麗有戲演的時候就在台北,沒戲演就回梨山陪丈夫種水果。後來潘麗麗戲約漸多,夫妻兩據少離多,生孩子後兩人亦無法照顧小孩,將小孩交回台東娘家養,一家三口分居三地。

這些生活點滴,全部在潘麗麗的專輯中呈現出來,在「春雨」專輯中便已初試啼聲有若干曲是在唱自己的生活,到了第二張專輯「畫眉」更是徹底以這點為整張專輯的製作概念,全部都是在唱潘麗麗的生活。夫妻聚少離多的苦、藉著每日一通電話互訴相思、短暫相聚的甜蜜時光、在山上寒冷的天氣也凍不住兩人濃濃的愛意、無法親自扶養小孩自覺虧欠孩子很多、叮嚀小孩要記得爸爸是種水果的媽媽是在電視上唱歌的......

種種生活中的酸甜苦辣,潘麗麗很誠懇的唱出來,沒有極度誇張的渲染情緒,就是很誠實的娓娓道來,非常動人!而「畫眉」專輯除了有統一的概念題材,在音樂製作上也力求一致性,全專輯由路寒袖填詞、詹宏達作曲及編曲,加上潘麗麗的演唱,三人緊密的合作,整張專輯非常有整體感,水準整齊,每首歌都很優美,內容又非常動人,實在是歌壇上難得一件的精質佳作。

專輯評論 三

潘麗麗的歌聲,我是從陳明章《下午的一齣戲》裡那首〈再會吧!北投〉認識的。已經十多年了,這首歌仍然是我心目中台灣流行音樂史的登峰造極之作。聽到這首歌而不掉淚者幾希!

以下文字均摘自水晶唱片提供的資料。他們都是潘麗麗的死忠歌迷,我們現在已經難得讀到寫得這麼好的唱片文案了。嘆。(這是何姑媽寫的嗎?)

這次的綁兜專案,除了下面這三張專輯,還有一片精選九首歌曲的VCD喔。大俗賣才 540 元,希望潘麗麗的歌聲,能被更多人認識。

潘麗麗.《春雨》

春天的紅塵都市裡,還是很吵鬧。但是有一種安靜的女人,淡淡地看著男人從她生命走過,靜靜地吐露陣陣清香,她在期待屬於她的春雨降臨,我們叫她「春花望露」。三十三歲的潘麗麗是台視歌仔戲團花旦,經常扮演苦旦;卸下妝後,私底下,她很喜歡笑。在哭與笑的兩極化表現間,潘麗麗的內心其實很安靜。因為如果內心不安靜,她不會為了一份戀情一等十四年,也不會跟著這個男人遠走荒涼的梨山種果樹。

去年,她做了母親,為了讓孩子有個安穩的將來,她常年奔走於舞台秀、工地秀。她說,她要和她的先生、孩子老死於梨山,種樹雖然很苦,但是生活很簡單,你可以有真正的快樂。

初識潘麗麗,她正在為蘭陵劇坊演出歌仔舞台戲「戲螞蟻」,不算絕美的扮相,卻有著令人難忘的美聲,怨而不傷,很像飽受命運撥弄 卻依然懷抱期侍活下去的女人。

後來,陳明章請她在「下午的一齣戲」專輯中演唱「再會吧!北投」紀念一位年華老去,卻努力在生活中維持尊嚴的酒女文惠。潘麗麗第二次灌唱片是在「辦桌」專輯中的「流浪的黑貓仔姐」,描繪一位由南部到台北討生活的女人。那次錄音中,對潘麗麗有了較多的認識,她從小生活在台東縣成功鄉,到台北演歌仔戲一演十二年,有戲的日子不多,收入很少,她盡量少出門,才能節省開銷,在這遍地黃金的都市活下去。

十七歲那年,她愛上了同村的一個男孩子,和潘麗麗家中一樣也是務農。 家裡說,捨不得讓她下田吃苦,怎麼還會讓她嫁個種田的?在等待的過程中,潘麗鹿到了台北上了電視,左右鄰居都說,女兒是電視明星了,更要嫁給董事長才對。在十三年又十個月的等待過程中,潘麗麗始終沒有愛上別人。

這個男孩後來遠走梨山種果樹,一年中相聚少離別多,潘麗麗就像「春雨」中暗夜開放的春花,一直在繁華都市中等待著屬於她的春雨。大前年底,在歌仔戲團姐妹暢飲祝福中,潘麗麗終於嫁給了這個生命中唯一的戀人,她說:「我比較相信行動,我知道他對我很好。」他說:「我愛她,因為她很善良」。這對在田地中長大的夫婦,現在大半時間都在梨山種果樹,那裡冬天很冷會下雪,潘麗麗學會了採果、套袋,她說:「在山上,只要有一點點錢,你就可以過日子。」但是,上天不會理會你的願望是不是很卑微,今年開花期落雨,收成很差,沒賺還賠。潘麗麗說,我還可以演戲做秀,花旦若不能演了.我還可以演老旦。

錄「春雨」專輯時,潘麗麗剛生完女兒,隨身帶著照片本,幾乎是強迫所有的工作人員看。唱到「台灣有一個所在會下雪」時,工作人員都感動地有點眼眶發紅,潘麗麗只是安心地說,她好愛孩子,她還要再生一個,然後她還要再生一個給結婚七年仍然沒有孩子的大哥,她說沒有孩子好可憐。只要有一點點足夠的錢可以養大孩子,潘麗麗說, 她就要永遠地住在那個台灣會下雪的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