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眉/潘麗麗

專輯評論 一

潘麗麗的歌聲,我是從陳明章《下午的一齣戲》裡那首〈再會吧!北投〉認識的。已經十多年了,這首歌仍然是我心目中台灣流行音樂史的登峰造極之作。聽到這首歌而不掉淚者幾希!

以下文字均摘自水晶唱片提供的資料。他們都是潘麗麗的死忠歌迷,我們現在已經難得讀到寫得這麼好的唱片文案了。嘆。(這是何姑媽寫的嗎?)

這次的綁兜專案,除了下面這三張專輯,還有一片精選九首歌曲的VCD喔。大俗賣才 540 元,希望潘麗麗的歌聲,能被更多人認識。

潘麗麗.畫眉 

【詩人、音樂家與歌仔戲演員】

路寒袖與詹宏達壓根兒也沒想到會因潘麗麗而重逢。

他們是台中一中三年四班的同學。在以甲、丙組主攻大專聯考的明星學校裡,那是社會組的最後一班,收容了對報考自然組喪失信心。或閒散放蕩,或別有理想的學生。當時就決心以文學創作為一生志業的路寒袖,和高三才臨時轉攻音樂的詹宏達,就這樣分別由甲組、丙組匯集到那一班去。上學期,他們從未說過一句話,卻彼此被對方的孤倣深深地吸引著。直到下學期快結束時,聯考在即,他們才彼此到對方的寄宿處互訪過一次,那年是一九七六。七月之後,路寒袖與詹宏達各自懷抱著文學和音樂的理想,不告而別。

如今,路寒袖有了《早,寒》《夢的攝影機》《憂鬱三千公尺》三本著作,他的作品來自真實人生一步步的積累,是以,童年的影像不時在他的腦海倒帶、重播,那是其大自然合而為一的時光,田野和溪流,天空和海洋。那時他唯一的科技娛樂便是蹲在鄰家雜貨店聽真空管收音機播送的台灣歌謠與歌仔戲,這兩者成了他生命底層的聲音。路寒袖雖然以詩(中文)見長,卻時刻思索著台語文學、歌謠的發展,在狀似蓬勃,其實正日漸劣質化的情形下,對台語文學的建構他是不能缺席了。

發表在中國時報「人間」副刊的《春雨)是路寒袖的第一首台語詩,後來由陳明章譜成曲,收錄於潘麗麗的第一張專輯《春雨》。拿到《春雨》卡帶後,路寒袖赫然發現,那首歌的編曲竟是詹宏達,而詹宏達卻不知道路寒袖就是他高中三年級時唯一記得名字的同學—王志誠。在路寒袖還來不及找詹宏達時,水晶唱片的何穎怡已找上路寒袖,請他為《戲夢人生》電影音樂帶寫四首歌,詹宏達則是其中的作曲者之一。

記得是下午,他們約在水晶開會。路寒袖進門。背封門口而坐的詹宏達轉過身來,大吃一驚,叫道:「你就是路寒袖!……你一點都沒變。」路寒袖則一再呼喚:「嘿!詹宏達……詹宏達‥」動如參商的人生,這般的異地重逢,他們需要彼此交換十七年來的生命輿圖。

音樂系科班出身的詹宏達,曲風雄偉抒情並濟,上承台灣歌謠的優雅傳統,又另闢新徑,開闔自若。他寄居新生南路的一家教會。教詩班、寫聖歌,每天凌晨練琴四個鐘頭;面對空蕩蕩的教堂,都會的燈火透進眼前的偌大玻璃窗;午夜琴聲,鍵板敲擊著他的每一根神經,流轉過一排排無人的座椅,撫慰著他波溝洶湧的心靈。生命的塵埃一層來一層去,他們咀嚼往昔,傾訴理想,在文學與音樂的交會點上,有了攜手創作的默契。

這個想望,通過潘麗麗的《春雨》,電影音樂帶《戲夢人生》,他們找到了另一位合作的搭檔 —潘麗麗。

潘麗麗的聲音淒清典婉,猶如東海岸的潮水,是慨歎,也是召喚,而她和她先生的不渝情愛,彷彿是世紀末台灣的一則傳奇。於是,潘麗麗的第二張專輯《畫眉》在路寒袖的內心成形:一首結合山林文學與夫妻生活的組詩。他們有一個共同的信念:台灣的流行音樂不能再只停留於無機的「撿歌」拼湊,而應是一段歷史或生活的描繪或紀錄。在這個信念之下,何穎怡、路寒袖、詹宏達一致認為,潘麗麗是書寫的絕佳對象。

寫作《畫眉》這十首歌的十天裡,路寒袖平均每天只睡三個鐘頭,其間還特地遠赴梨山,實地去感受潘麗麗夫婦種果樹的生活與環境。集製作、作曲、編曲於一身的詹宏達亦同時對潘麗麗夫婦進行長時間的訪談,另外還每天午夜電話與路寒袖討論用字、內容和節奏。在詞曲創作的那三周裡,他們全都陷溺於癡狂的情境。

專輯評論 二

在當今國內樂壇之中,國語女歌手很多很多,有代表性的也不少,而在閩南語樂界中,許景淳和潘麗麗是台灣非常有特色的女歌手,我個人認為也可以足當台灣演唱有關民謠的代表。而潘麗麗近年來在電視生涯非常活躍,她的聲音有著淒清典婉,但不像一般閩南語歌者那麼悲情的特色。

在這一張當年由「水晶音樂」發行,由台灣知名作家路寒袖作詞,詹宏達作曲,是非常特別的一張專輯。因為「畫眉」是以演唱者 潘麗麗本身的故事為主題,所編寫出動人的歌曲的專輯。同樣也是台灣歌謠史第一張以主題意識(一個女人的生活史)來貫穿全輯的。 

當初潘麗麗的第二張專輯《畫眉》的構思在路寒袖先生的內心成形,他結合了山林文學與夫妻生活的組詩。他們有一個共同的信念:台灣的流行音樂不能再只停留於無機的「撿歌」拼湊,而應是一段歷史或生活的描繪或紀錄。在這個信念之下,何穎怡、路寒袖、詹宏達一致認為,潘麗麗是書寫的絕佳對象,所以用潘麗麗和她先生的故事為主軸,來述說這一則在充滿了不確定的台灣中的不渝情愛傳奇。

當年CD版發行因「水晶音樂」的經營不順(但本店也要為水晶音樂致上一份最崇高的敬意,沒有「水晶」,台灣的非主流音樂不會如此走出來),讓此片消失了很久的時間。如今台灣絕響唱片的陳老闆,以過人的眼光,委請國際著名的Fritz de With / STS digital(Marantz、Philips、Siltech、Kharma調音專屬顧問)所傾力調音製作刻版轉製SACD後,讓本專輯回復到最理想的狀態,讓音樂更顯活靈活現。

如今「畫眉」以SACD格式再製發行(CD唱盤可讀取),即使以DSD再製的CD層,其聲音表現都勝過當年的一般CD版本。

在台灣的閩南語歌曲來說,如果也有「非主流」的話,那麼「畫眉」絕對可以列入其中一張。我個人誠心的希望這可列入台灣音樂史經典級的專輯,除了絕響陳老闆花費鉅資重刻的SACD費用能夠回收(2004/07/01 小編按:看本店最上頭的特價優惠,看來陳老闆應算是虧損),而且本專輯能夠流傳久一點,不要再一次消失於唱片界了。

參考資料:

(一) 山林文學的田園詩組

名 稱:公開情書畫眉
演 唱:潘麗麗
發 行:水晶

  名為公開情書──書眉,由潘麗麗主唱,這張CD的來頭可不小,做詞者──路寒袖,做曲者──詹宏達,路寒袖──台語文學文字工作者,致力推展台語文學詩臻於高峰,他擔憂著台語歌現今狀蓬勃,但其實有日趨劣質化情形,因此他希望藉由這張專輯產生精緻典約的台語音樂作品。

  潘麗麗的聲音淒清婉約,路寒袖的文采斐然,詹宏達的曲優雅文靜,藉由這張書眉三方交織如訴地,說出對這片土地之愛,我赫然發現在焦躁喧囂的社會中,適合聽她的歌汨汨無噪音地,進入紛亂的心坎,紓緩緊張,當我們尋求心靈安慰時,不用遠赴求經外國的古典樂聲。這專輯也使人類對山水田園的孺慕之情展露無遺,結合山林文學和夫妻生活的組詩,正如詹宏達所說的這是一張有用心意味的創作,無論詞意、編曲、唱腔都打破流行歌曲的想像空間。

  初次聽到她的這首【書眉】,打從心媟P動著這種細水長流的愛意,這首歌是以她和老公的比喻為雲和山,擬自然觀感去表達出含蓄沉靜的愛意,並不是動輒仿現今流行歌曲中,把愛喊出來的激情大膽,通常這種歌詞是以鑼鼓喧天、直接的甜膩餿氣,表現愛不愛,久之麻痺神經感官,所以初次聽書眉,間接但沁甜如密的夫妻情感,化為田園詩組震懾了我──原來是可以這樣表達濃情蜜意的愛情。

  第四首【胭脂水粉】是我最喜歡的一首歌,它意境深遠地點出粉墨登場的潘麗麗,在人前演戲歌唱之餘,卸下胭脂水粉的她,其實也只是個和老公相廝守,耕作梨山的平凡女子,她知足消遙自在縱情於天地間。(夕陽像胭脂、白雲若水粉)詞形容地貼切自然,絲毫不忸怩作做。它將妖嬌的胭脂水粉化身為自然萬物的夕陽白雲,造物者的偉大賜予我們一切,那是不經人工加造的自然之美。

  再者歌詞中,(為了生活甲歌唱,唱出討賺的心聲),也說出普世大眾汲汲於社會為掙一口飯打拼情形,點出現代人心聲(在卸下面具和胭脂水粉之後,我們也都是舞台下的觀眾席的人,那時才是真性情的我,因為胭脂水粉攃掉才是阮)。

  支支有說不完的恬淡人生故事,首首是自然文學和真情的唱佳俱作聲音,潘麗麗的歌──化為母親妻子的柔情,溫暖包圍著我們。真心推薦難得的好作品。

網站連結:http://musicalsound.com.tw/cd/china/frsacd-402.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