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如影.冬至圓/潘麗麗

專輯評論 一

潘麗麗的歌聲,我是從陳明章《下午的一齣戲》裡那首〈再會吧!北投〉認識的。已經十多年了,這首歌仍然是我心目中台灣流行音樂史的登峰造極之作。聽到這首歌而不掉淚者幾希!

以下文字均摘自水晶唱片提供的資料。他們都是潘麗麗的死忠歌迷,我們現在已經難得讀到寫得這麼好的唱片文案了。嘆。(這是何姑媽寫的嗎?)

這次的綁兜專案,除了下面這三張專輯,還有一片精選九首歌曲的VCD喔。大俗賣才 540 元,希望潘麗麗的歌聲,能被更多人認識。

潘麗麗.往事如影.冬至圓 

《往事如影.冬至圓》是潘麗麗個人第三張專輯,也是她與詹宏達、路寒袖三人詞曲演唱組合,繼《畫眉》後的第二張作品。

這三個人,乍看,外形與氣質相差很遠。

潘麗麗,珠圓王潤,像嬰兒奶品廣告中的美麗媽媽;詹宏達,外形不修邊幅,音樂上卻嚴謹古典,一派自律;路寒袖.細瘦寡言,筆下卻澎湃萬鈞。

這樣三個天南地北的人,卻從《畫眉》、《春天ㄟ花蕊》到《往事如影.冬至圓》一路 合作,闖蕩出詩樂一體的台語雅歌招牌。

說奇怪,其實也不奇怪。認識他們的人,總在相處一段時間後,隨即發現他們的契合處,那就是骨子裡他們都是最最「台灣氣」的人。譬如詹宏達,刻苦自勵縮衣節食,心中一直有一個古語雅歌的夢,希望在一片東洋、西洋樂風中,台語歌可以重回鄧雨賢的雅麗之風。

路寒袖,左手寫散文與詩,右手編副刊抱小孩。從事台文寫作,路途漫長又寂寞,但他很能忍耐,因為他始終相信台語是最優美的語言。

潘麗麗,拍歌仔戲、唱歌、作秀,閒時,一定在山上幫果農先生剪枝、套袋。去年十月,她終於如願以償為心愛的女兒生了一個弟弟,也和先生胝手胼足地還清了債務。

寫歌、作曲、唱歌,或許不是這三個人最大的想望,但是一步一步走來,他們留下了「用心血感動別人」的作品,《畫眉》專輯在前年榮獲了一個金曲獎、兩個金鼎獎,《春天ㄟ花蕊》在省市長選戰期間唱遍台北市,激起了台灣人消失已久的夢--那就是對人性尊嚴、對人間至性的殘存信心。

很難想像在青春偶像當道的歌壇,三個已經步入中年的人,還能讓我們有夢--一個對台灣的夢。

人說,中年是困頓的,因為青春已逝,瞻望未來.只有日漸凋零的人生。如果到了中年,仍渴望「造夢」,那是父母教導我們的「台灣氣」,包括對傳統的尊重、對人情義理的珍惜.乃至對土地的執著,仍需靠日日的實踐,遺留給我們的孩子。

潘麗麗、詹宏達、路寒袖的合作,可以視做是這樣的實踐。

《往事如影.冬至圓》雖然不是一張概念性專輯,但是充滿對舊時代平凡人物生活點滴的回憶與渴望人情圓滿的夢想。取名《往事如影,冬至圓》,是因為回憶,儘管酸甜苦辣並陳,畢竟總是我們一
生想望的縮影;而冬至,夜最長、畫最短,團圓美滿,則是世世代代台灣人的「夢」。

《往事如影,冬至圓》是潘麗麗、詹宏達、路寒袖三個中年人的回憶剪貼簿,也是他們為孩子「造夢」的歌本。只要我們不放棄為孩子造夢,「人生逐位會開花」不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