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主題曲》再會吧!北投─麗紅的大花臉
【時報】
  「來來,來!牽阮的手,勸你一杯最後的紹興酒,阮沒醉,阮只是
用阮一生的幸福,舖著你的溫泉路,舖這條破碎的黃昏路……」潘麗麗
哀悽悲涼的音調唱出了煙花女子的心酸與悲情,多年來這首歌始終在腦
海盤旋,因為,我一直沒忘記麗紅。
  那年,學長為了寫一篇有關北投溫泉旅社變遷的專題報告,好幾次
想訪問旅社裡的特種從業人員,都被拒於門外,於是,他找我幫忙,認
為或許對方會看在同為女性的份上,比較願意接受訪談。
  記得,那是個初春微雨的掌燈時分,客人還沒上門,昏暗的燈光下
,掀簾而出的是一位年約五十歲的女子,畫著一臉的大濃妝,卻難掩歲
月的刻痕。她叫麗紅,和那個年代大多數的煙花女一樣,全是為了家計
才下海賣身。聽她訴說三十餘年的皮肉生涯,簡直就是小說與戲劇的翻
版。
  日本人造就了北投的繁華,溫泉鄉盛極一時的時候,青春芳華的麗
紅真是美麗又紅牌,多少客人一下飛機便急著來找她。當年,曾有一位
日本商人願意贖她從良,雖不能帶回日本,至少可以在台北買個房子金
屋藏嬌,然而,夜夜賺進大把鈔票、天天穿金戴銀的麗紅哪裡看得上眼
那區區的包養費。
  「那個輸輸去桑來了好幾次,每次提,我都笑他別傻啦!他還是不
死心,最後一次我氣得當著其他客人的面把他臭罵一頓,結果,他就再
也沒來了。」說完,她先是大笑了好幾聲,接著鼻頭一酸:「妳說,他
是真心愛我的吧?」最後痛哭失聲的她不斷地喊著:「當初我怎麼會那
麼傻?那麼傻啊!」
  等麗紅補完妝,我們臨別前,她要我們去買一卷剛出的新專輯,聽
一聽其中的一首<再會吧!北投>,或許多少可以了解她的人生與心情
  幾次搬家後,那卷帶子已不知下落,但我永遠不會忘記那條春夜雨
水滴落的無尾巷以及哭花了臉的麗紅。
【中國時報/浮世繪 2002/05/10】